【風円】愛犬與大逃亡(上)

  ※OWL友情提示:本篇可能有讓人不舒服的劇情(非情色方面),請客人自行斟酌閱讀。


  「那個的話,是兩萬三千元,如果優惠特價期間購買,算您八折就可以囉,怎麼樣呢,客人?」電子模型店員從自動門內走出來,不知道是真心要推薦,還是藉此驅趕呆站太久的客人。

  風丸瞥一眼店員,他身穿紅色背心,劣質布料左邊寫著「八月特價」右邊寫著「要買要快」,然後視線再次回到櫥窗中的人形玩偶,該說是現代科技凝結出來的完美結晶嗎?它與風丸記憶中的人實在太相像了,無論是黑珠般的眼睛還是拿鐵色髮絲,乍看之下叫人喜悅得感到恐懼,它與正常人類的孩子無異,唯一不同的是它有一雙狗耳朵和尾巴,八成是搭配流行喜好的緣故吧,風丸有些厭惡的抹平嘴角,就像看到喜愛的衣服沾染了醬油漬。
  「客人?」店員不耐地搓揉雙手。

  「就這個吧。」風丸走進店內,後頭是店員高呼的「是的,這就為您打包……」的愉快音調。

  半個人高的人偶目測一百公分左右,重量比同樣身高的兒童輕多了,裝它的箱子是一般包裝泡麵用大小,人偶不得不屈起四肢塞進箱子,大概是考慮了這間店同時販售成人玩具的關係,除了使用箱裝式包妆,箱子外也沒有任何標示。即使如此,當風丸抱著箱子走出店門口,路人飄來的目光仍參了怪異和鄙夷,雖說同樣身為消費者,可是對於那群本質出自不同嗜好世界的人們,嗅覺敏銳的程度可是相當驚人,顯然風丸不屬於這一塊地方,事實上他之所以會在秋葉原電器街停下腳步,不過是為了它,這個箱子中的它。

  風丸回到家,小心翼翼執使美工刀在封箱膠帶上畫出一口,打開箱子,它就這麼安靜躺在裡頭,彷彿躺了一個世紀。「守……」他情不自禁脫口而出,人偶顫動得眼皮漸漸露出一條細縫,黑眼球左右移動,發現風丸的存在才真正掙開雙目,它對好焦距投向風丸,那樣認真的眼睛一瞬使風丸快忘了回應。

  「風丸,風丸一朗太。」他指著自己說。

  人偶持續了大約五分鐘的沉默,風丸只好再重複道:「我是風丸,你是……守(MAMORU)。」他等了一下,又問:「知道嗎?」

  人偶遲疑很久,頓悟似地點點頭,它學著風丸指向自己說:「守……」然後,悄悄觀察風丸的神色,風丸點頭鼓勵它繼續,於是它露出如同奶油融化的微笑。「風丸!」

  風丸深深吸口氣,抱住了它。

  風丸帶守回家是星期五的事情,他慶幸自己是在週末前夕遇見它,才能最大限度運用一整天教導基本知識,因此到了星期六早上,守已經稍微學會辨認主詞人稱以及哪些是食用物品、哪些不能放到嘴巴,並且獨自使用雙腳行動,最後一項是守最後學也是最快學會的事情,雖然風丸不介意抱著它四處走動,但守無法忍受靜靜等待風丸的空檔,總是先一步跑到風丸身邊撒嬌,尤其是準備吃飯的時候,簡直是龍捲風掃蕩的速度。

  風丸完全忘記當初對於那些動物器官的嫌惡念頭,搖擺尾巴的守實在太可愛了,只要風丸一接近守,它的耳朵便會專注的直指前方,立耳和狀似狐狸尾巴大概是採用柯基混種的特徵,那是個活潑好動的犬種,連這一點都很像他記憶的特色。不過,現在的守正目不轉睛看著風丸。

  「再等一下喔……」風丸打開冰箱,第二格有四分之一高麗菜,冰箱門這側有五顆雞蛋以及味噌塊。「傷腦筋,都忘記只有這些啊。」平常吃點簡單早餐倒是沒什麼關係,但是既然守一起住了,風丸決定下午得去一趟超市。

  早餐在只有炒高麗菜和味增湯下勉強度過,那份早餐甚至不夠兩人吃,風丸只好連自己的份量也給了守,用餐同時兩人重複做拿刀叉的練習,直到守能夠握著叉子準確放到嘴裡為止,守清洗好用餐弄得髒兮兮的雙手,關緊水龍頭時,發現離開客廳的風丸這回換上一件衣服。

  守匆忙跑到他身邊喊:「風丸!」它拉拉風丸的襯衫,又叫了一次:「風丸!」

  風丸一邊拍拍它的頭一邊走向門口,守隨即跟上前,他做了阻擋的手勢,守發出低鳴還是沒有放開衣襬的意思,風丸只好蹲下來親一了守的額頭。

  「留在這,我會很快回來。」他想起守穿著不合身高T桖,儘管長度足夠遮掩至膝蓋,不過這麼下去說不定會著涼。「對了,還得幫你買些衣服才行。」

  「買衣……服?」守咀嚼新的辭彙。

  「對,所以在家裡等我。」

  「守在家,等……風丸很快,回來?」

  「很快回來。」風丸說。

  「很快,回來。」守模仿風丸親吻他的額頭,搔癢得風丸笑了笑。

  採買食品的事情很快做好決定,但是童裝比風丸一開始所想的價格要貴多了,幾乎花掉他半個月打工的薪水,猶豫下來,準備回家的時候快要晚上六點,大大超出風丸預料的狀況,雖說守的智商目前具備四歲兒童的程度,風丸還是擔心守的情況,他匆匆提著一大包購物袋走上二樓,公寓房東太太恰好從樓梯口出現,風丸禮貌性點個頭打招呼,裝出急著要進門的樣子。

  「那個,風丸先生……」

  他在考慮要不要理會她,房東太太已經逕自道:「可能是我多心啦,但是你的房間應該沒有邀請朋友吧?」她見風丸沒有回話,轉而繼續說:「唉呀,我這麼說,也不是說不行啦,不過晚上最好還是保持安靜比較好喔。」

  這種說法根本是斷定他帶了其他人,風丸真想當面擺出臉色,但要是這樣養守的事情就會引起懷疑了,他剛搬進這棟公寓只有兩個星期,契約簽好不可以養寵物的規定,他不知道守這一類的人形玩偶是否也包含其中,不過還是暫時隱瞞比較好。

  「風丸先生,你也是知道,這裡大家都很努力維持好的居住環境,我不希望其他房客受到影響……」

  「抱歉,吵到您了。」

  「啊……你千萬別誤會,我不是責怪的意思,只是希望能注意一下,像是走動的時候放輕腳步之類的。」

  「是的,我會注意,造成您的困擾,很抱歉。」他稍稍鞠躬,心想這樣應該可以了吧。

  「不用這麼正式啦,我又沒有生氣……」房東呵呵笑著又說:「對啦,你聽說過那件事情嗎?」接下來不管風丸有沒有回應,她開始一陣亂七八糟的叨念,風丸努力不要垮下臉,中間到底講了什麼完全沒注意,直到她說「富田太太的女兒之前好像常在公園跟一個奇怪男人說話,真是令人擔心呢」,風丸終於忍不住打斷。

  「抱歉,我稍微有點事情……」

  「咦,這樣啊。」她似乎還想講下去。

  「不好意思。」風丸取出鑰匙準備開門。

  「風丸先生,有事情啊?」

  「是的……不好意思。」他一說完,立刻關上門。風丸停在門邊探聽房東太太的動靜,一開始她輕輕敲門,似乎要是風丸有任何回應就要繼續她的長篇大論,他聽見她說「唉呀,真是糟糕啊,不會是被誤會了吧」等等的自言自語,風丸等了許久,終於聽見走遠的腳步聲。

  這已經是第三次了,房東太太只要有一點空隙時間,看到什麼人便會抓來面前說三道四,也不管別人表情多麼差勁,連附近喜愛道人是非的歐巴桑都難以忍受,要是她哪天暴斃在口水當中一點也不意外。風丸邊想邊回過頭,這才發現屋子還沒開燈,照理說他教導守開關的功能應該不會這麼快忘記才對。

  「守?」不會是跑出去了吧?風丸回頭看看門。應該不可能──他這麼想,踏上玄關時,腳尖碰到什麼軟軟的東西,他摸索牆壁打開電燈,守正躺在地上迷迷糊糊地揉眼睛打了個呵欠。

  「你怎麼睡在這個地方啊。」風丸剛剛被房東騷擾的壞心情很快消失無蹤,他伸出左手抱起守。

  「風丸,回來……」

  「是嗎?真是對不起,我讓你等這麼久。」

  「不會,等久。」守雙手環在他的脖子上。「守,要吃……衣服!」

  「啊?」風丸猜想它會先說出「吃」八成是肚子餓了,不過出門前他向守交代了要買衣服,也許是說出「吃」的同時想到這件事情所以一時產生混亂。他試探性的問:「那麼,先吃晚餐好嗎?」

  「嗯,吃!吃!」它興奮地搖搖尾巴。

  這頓兩菜一湯的晚餐比早上要好上許多,守同樣秉持可怕的速度掃掉大部分食物,風丸真想知道它究竟是怎麼消化食物,或許玩偶內部是有做出各種臟器的能量轉換系統吧,但風丸決定不去想這個部份,如果意識到什麼輕金屬骨骼或者特殊合成膠皮,那麼守的形象一如破碎的鏡子再也無法拼湊,甚至渣進他的血肉中難過得想哭。

  「我……好不容易找到你呢。」風丸點掉黏在守臉上的飯粒。

  「風丸!」守舔了風丸的手指,然後它舉起湯匙。「風丸也吃──」

  他笑道:「你吃吧。」

  守用力「嗯」了一聲,湯匙回送到自己嘴巴。

題目 : 同人衍生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