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円】愛犬與大逃亡(中)


  數天之後,守的飲食和穿衣過程都能自行料理,它幾乎沒有特別討厭的食物,不過衣服方面遇上一點困難;守不喜歡穿褲子,大概是因為束腰帶的部份會勒到尾巴感覺不適,如果只是這樣倒還能解決,更糟糕的問題是,比起風丸買回來的童裝,守更喜歡風丸一開始給它的T桖,儘管風丸替它穿好新衣,一不留神守又會偷偷拿走風丸的衣服。

  「守──」風丸故意加重語調,穿著大人襯衫的守袖子垂到了腰際,看不見它的手,但風丸知道現在一定緊張的指頭全扭在一起了。「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他向前走一步,守好似被踩到尾巴,咻地跳往桌子另一頭。
  「不要!」

  「你……喂,別跑!」風丸要抓住它已經來不及,守哈哈大笑著跑出客廳,似乎以為是在玩鬼抓人的遊戲。

  風丸嘆了口氣,拿起兒童連身吊帶褲。「守,不想出去嗎?」他聽見守跑向房間的步伐停下來,風丸這時才慢慢走進走廊,他看見守小心翼翼打量過來的模樣,可能在確認他剛才的提議是不是玩笑,自從它來到這裡之後風丸從來不肯帶它出去,也難怪會有這樣的懷疑。

  「如果不要,那就算了。」

  「要!」守衝至風丸身邊,抱住他的大腿。「我,想出去。」

  「那麼,穿上這個,才能出去。」

  「嗚──」

  「不要的話,我收起來好了。」風丸作勢藏起吊帶褲,守很快拉住褲管,當風丸抬高手臂,它就像上鉤的大魚似掛在下面。「我要──」守隨地心引力擺動雙腿。「風丸,我要一起出去──」

  「很好,來穿吧。」風丸很滿意這個作戰成果。

  守的尾巴放在吊帶褲裡,邊緣露出小小一節,如果不仔細看只會以為是褲子上的裝飾品,頭上的耳朵因為是跟髮絲相連,戴上頭巾後一點也看不出是耳朵了,雖說買賣人偶並不是稀奇的事情,但是帶著人偶出門仍會被以怪人看待,當初會替人偶做動物器官大概並不只是為了流行,如何讓大眾輕易辨認它是隻精巧人偶才是重點吧;即使風丸寵溺守,他還是了解這點道理。

  「風丸,要去哪裡?」捉著風丸手腕的守咧嘴笑道。「吶,要去哪裡?」

  「這個啊……」他想了想,這個時候還未超過早上八點,如果去附近公園應該沒什麼人,至少十點過後鄰家婆婆媽媽才會聚集。「去公園怎麼樣?」

  「公園,去公園!」守高興歡呼,不過它隨即安靜了下來。「『公園』是什麼啊?」它說。風丸差點笑出來。

  公園離公寓隔了一條街,平常來回要花半個小時,因為守跑跑跳跳的關係,不到幾分鐘兩人已經抵達目的地。園內如風丸所想,除了偶爾慢跑經過的人,暫時沒有人停留在這裡。

  守拉了拉風丸的褲管。「那個,是什麼?」它指著大象溜滑梯,高度只到成人胸口,不過對小朋友而言已經是個明顯地標了。

  「想玩嗎?」

  它眼睛發出星光。「可以嗎?」

  風丸讓它獨自走上小樓梯,頭一次登到溜滑梯頂端,守有些不知所措。「從這邊下來吧,要坐著喔。」風丸提醒,守很快學習這個遊戲方式,熟悉之後也就不需要風丸耳提面命了。風丸在可以看見溜滑梯的位置找到一處長椅,大清早陪著守跑來跑去說不疲憊是不可能,他已經不像中學時能帶著足球跑全場的體力。

  「今天天氣不錯喔。」

  「呃……嗯?」風丸轉過頭,是個綁著馬尾的女孩子,身上是雪紡紗洋裝,撇除前幾天跟店員的簡短對談,風丸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跟任何人交談,以致於過好幾分鐘風丸才注意到她是在對他說話。

  「你是風丸哥哥吧?」她有些羞怯的微笑,風丸花了點時間注視她可愛的臉蛋,努力搜尋記憶抽屜中的資料。「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啊?風丸哥哥好久沒來,我都不知道去哪裡找你了。」

  「是嗎,我沒有注意……」

  她捧起懷中睡著的人偶。「很久不見,不跟我的奈奈美打招呼嗎。」

  「奈奈美……」風丸想起來了。「富田?」

  「什麼嘛,看起來好像已經忘了我,風丸哥哥太過分了。」富田奴奴嘴,沒有生氣的樣子。

  富田全名叫做富田麻美,她是東京人偶開發部門的研究生,有好一段時間他們經常在這座公園閒聊,富田經常會帶著奈奈美出門,不過富田閒暇時也喜歡打網球,為了不讓奈奈美搗亂,她大多數會讓奈奈美看家。

  關於人偶開發部門,富田沒有表明切確研究內容,不過風丸猜想她應該不只是員工這麼簡單,富田對人偶內部器械和人工智能的知識廣泛得不像她這個年紀該有的程度,風丸之所以會去電器街,正是富田說過「真心對待人偶的話,它們也會真心回報你喔」,她是風丸所知第一個對人偶不會表現輕蔑的人。

  「我看到囉。」富田壓低音量說:「那個孩子是風丸哥哥的吧。」

  「嗯。」如果是富田,就不需要害怕了,他這麼想。「妳今天不打網球嗎?」

  「我跟加子約好去她家了。」

  「妳們……不是都約在這裡。」

  「之前是這樣啦。但是,你知道媽媽她不同意我們隨便帶奈奈美出門,她總是這樣,上一次還很生氣說要把奈奈美丟掉呢。」

  風丸苦笑。「因為是妳媽媽在照顧它吧。」

  「說、說是這樣沒錯,但是人家也有很多事情要忙,不能老顧著奈奈美呀。」富田垂下頭用力嘆氣,突然「啊」一聲。「對了,風丸哥哥,本來我還不太清楚……但是,今天看到它,我大概知道了。」

  富田口中的「它」指得應該是守,然而風丸不明白她想說什麼。富田接著道:「有人拿著照片在打聽它的事情,還有風丸哥哥的事情也是。」

  風丸愣了一會,笨拙的開口:「為……為什麼?」

  「這個我不清楚,不過風丸哥哥最好小心一點吧,說不定他們是想做壞事。」

  富田這麼一說,風丸忍不住看向在她身後不遠處的守,它正待在溜滑梯頂端依靠大象耳朵邊緣,守察覺風丸瞥過來的目光隨,它興高采烈地揮揮手,風丸想舉起手回應,但是在守附近的一個男人轉移了他的注意力。

  男人一開始只是隨意在附近走動,可是風丸很快發現,他不時會偷偷瞥幾眼守,起初因為富田還在說話,風丸壓抑要跑過去的衝動,可是不多久連守也發現了男人,它天真地向對方笑,於是男人態度不再畏縮了,他緩緩走向守,猶如山貓向小老鼠俯伏前進。

  「你要做什麼!」風丸推開富田,吼聲大得男人和富田都嚇了一跳,男人看到風丸先是不明所以的皺起眉,迅速紓解之後又是很吃驚的模樣,他眼光由風丸移向守,再由守移向風丸,一副是「要不要繼續下手」的表情。

  「你有什麼事情嗎?」雖然對方企圖明顯,風丸仍舊耐著性子問,他快步走過去抱起守。

  「呃,我……」男人抓抓頭髮。「你──其實,我只是……」看來要他一時半刻編織理由是件困難的事情;這個時候富田喊道:「就是他喔,找風丸哥哥的人。」

  男人連忙搖著手澄清:「唉!我、我不是有什麼不好的企圖啦……」

  「我對你的企圖沒興趣,但不准接近它。」風丸嚴厲瞪向男人。男人愣了愣,似乎是因為風丸的話感到愕然,他五官像是裹上一層芶芡緩慢地凝結表情,參雜許多情緒,不像生氣,說害怕也不完全,看上去倒有些悲傷。

  風丸不理會男人,他向富田看了一下,表示自己要先離開,如果男人還厚臉皮跟上來,那也用不著跟他客氣了。「那個人是誰啊?」守半趴在風丸肩膀,聲音輕輕震動風丸胸口。

  「別看了。」風丸有些粗魯地轉過守的頭,守發出「嗚嗚」的不滿叫聲,悶悶地道:「為什麼不可以看?」

  風丸沒有回答它。

  一整天的不走運延續到他們回公寓,風丸遠遠看見房東太太遊魂似地找著什麼東西,當她發現風丸懷中的守,眉頭不禁稍微皺了皺,不過轉瞬間就變成聞到食物的蒼蠅趨近他們,她推滿笑臉說:「那個,風丸……先生?」的「先生」還沒結束尾音,風丸看也不看的直接走過她身邊,關上門的力道刻意放重,發出鐵桶撞擊牆面的空洞聲。

題目 : 同人衍生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