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円】幼虎依存症(3)H

  虎丸看看円堂再看看時鍾,足足過一個小時,也該差不多結束了吧。「円堂前輩?」虎丸試著抓回円堂的注意,果然光是這樣沒有用。他放下馬克杯,站在沙發旁打量円堂,他穿著棉質衫和黑色睡褲,大概是趁晚餐前的空檔稍微沖過澡吧,身上沒有運動後的狼狽。虎丸走近円堂,他突然想到一個主意。

  円堂感覺膝蓋有什麼東西貼上來,目光朝來源方向搜索,虎丸正跪坐在他腳邊,不知道有什麼事情,円堂不明所以地愣了愣,這時虎丸的手心慢慢離開膝蓋,「呃,虎丸?」他稍微拿離了手機問。虎丸沒有理會円堂,他掌心摩過大腿,直準跨下處深去,円堂連忙收攏腿,抵住虎丸的上臂,但是當他看見虎丸微微揚起的嘴角就知道完蛋了。
  「唔……」一下子,虎丸卡進他雙腿間,動作靈敏同時靜悄悄,像隻獵食大貓半趴在円堂的下半身,他感覺腰際暖呼呼,那是虎丸的吐息。「等、等等……虎丸!」褲頭的鬆緊帶被輕易向下扯,円堂整個人跟著一沉,手機滑出掌心,它掉在沙發座椅間發出聲響,可能是在呼喚円堂或之類的問句,円堂試著要挪動身體,可是拖了個青少年的重量根本難以施展,褲子褪下後是內褲,円堂鐵青了臉,這下完全弄懂虎丸的用意了。

  「虎丸──」他推拒他的額頭。「不要突然做這種事啦。」

  「我不認為這很突然喔,是我先約好円堂前輩的吧?」

  「所、所以我不是說,那個……」

  「我知道……」虎丸不慌不忙地空出一隻手,撿起手機遞給円堂。「我可以等前輩先接手機。」

  「咦?」円堂取過手機,不知道是不是該說話,他下半身是赤裸裸的狀態,前頭又有個虎視眈眈的目光,任他再怎麼神經粗壯還不至於不知道有多危險,可是也不能撒手不管手機,當豪炎寺第三次問「怎麼了嗎」時,円堂只好先回道:「沒什麼,只是虎丸突然……」他哽住聲,下身被虎丸給握住了,円堂瞪一眼虎丸,但他似乎沒有察覺,逕自以指節滑過性器,円堂只好向後躲開。「到底怎麼了,円堂?」豪炎寺問,円堂勉強拉回嗓音說:「他……他弄倒一點東西,現在沒、沒事了。」

  「是嗎……」之後豪炎寺說了一些話,但円堂已經不敢隨便開口回答,性器浸溼溫暖的口中時,他難以置信的忘記該有什麼反應,反倒下身以驚人的速度發熱,源源的電麻感由頂端導入下肢,円堂不住喘息,「不可以,這個時候……」他聲音小得連自己都不知道是在對誰說,円堂眼前的虎丸伸出舌尖貼在性器底部,彷彿忙著不讓冰棒融化的頻率舔舐,來到頂處轉了圈再含入口內,円堂頓時渾身僵硬,抓住虎丸的頭髮制止他繼續挑逗,可是半天沒有真正使出力道,這種肢體默認更助長虎丸的行為,他拖住円堂的腰,性器埋入口腔更深。

  「嗚嗯……」円堂咬住唇,他聽見豪炎寺問他事情,但是腦袋完全無法分析。「円堂?」豪炎寺疑惑的停了一下,許久他問:「你在忙嗎?」

  「沒、沒有,我沒在忙什……麼……」円堂羞紅滿臉,總不能告訴他,自己正在被人口交吧。大概是猜到円堂的窘況,下方傳來虎丸悶笑的聲音,可是比起對虎丸生氣,羞恥感更快凝結成色彩,這下他面色紅得要滴出血。

  「對不起,豪炎寺,我……今天,先這樣吧?」

  「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嗯,沒事……」

  「沒事?円堂,你的聲音怎麼有點怪。」

  「不……」円堂真想大叫,他忍住開始加快的呼吸,拿開手機,下半身像是泡到草津溫泉,循環溫熱使性器快要受不了,這時虎丸不再完全吞入性器,他刻意只留連在邊帶,讓円堂能清楚看見自身慾望勃發的樣子。「夠、夠了……嗚……」円堂推走虎丸,好像這是最後的一點力氣,在虎丸退離後,他只能半癱在沙發上,性器卻絲毫未消弭,円堂難耐地伸出手,可是一窺見虎丸也注意到這裡便立刻收回動作。

  「前輩,不繼續嗎?」虎丸坐在地板,顯出不明就裡的天真模樣。如果不是才剛被這個人挑起慾望,円堂一定會覺得是自己天生淫穢。他拉下衣襬,四處找著什麼東西。「前輩──不用找了。」虎丸聲音甜膩,円堂抬頭就見他拿起那件褲子丟向後方。

  「虎……虎丸!」

  円堂轉頭想站起來,但這樣一來衣襬就不夠遮掩,只好眼睜睜看著褲子掛在餐桌邊緣。虎丸緩緩爬向円堂,抓了円堂揮過來的雙手,五指相扣,跳舞似誇張拉開,然後貼到円堂頭顱兩旁,下半身則跨在円堂大腿。「円堂前輩,還在忍耐嗎?」他稍微向前滑,原本就直挺的性器夾在兩人之間越發難受。

  此時手機響起了來電音樂,手機因為震動功能而在皮沙發上打轉,大概是長時間沒有人回話,豪炎寺掛掉之後又重播號碼,円堂不經意看向手機,但馬上被虎丸磨蹭的動作打亂注意。

  「嗯唔……」他回捏虎丸的手心,性器在虎丸的牛仔褲上敏感得直顫,稍嫌粗糙的布料拖磨根部,円堂大腿不自然的緊繃。「不可以分心喔。」虎丸認真的口氣中有隱約不滿,他抽出左手,在円堂大腿內側遊走,感受皮膚細微發顫後,指頭碰碰性器前端,貼著性器肌里往下溜到囊袋。

  「啊,不……虎丸,我會……」円堂輕輕喘氣,在這個地方洩出的話,一定會弄髒衣褲。「沒關係,就這樣吧。」虎丸說,他親親円堂的唇,比在餐桌時更溫和的索吻,円堂想回應他,但性器火熱升騰使他無法專心,末梢神經繃得不行,肌肉也使不出力,円堂半閉起眼,一股流液由下體奔向出口。

  兩人的親吻再這之後還不停綿密交纏,直到円堂原本太快的呼吸稍微放緩了一點,虎丸才收回舌尖,円堂傾聽沙發發出擠壓的噗嚕聲,似乎是虎丸移動重心的關係,他左側的坐墊先是彈起之後右邊也回到原來的高度,剩下他埋在沙發中央,円堂疑惑地撐起眼皮緩慢集中焦距,位置竟剛好是虎丸的褲檔,他正從容的解開鈕扣,明顯處於蓄勢待發的形狀印入眼中,円堂差點沒向後跳逃,而之所以差點是因為虎丸壓下他肩膀。

  「前輩好過份……自己舒服之後就不管我了嗎?」虎丸如同被人類遺棄的小動物,円堂堅決不去看他的臉,要不然肯定會被催眠得團團轉。虎丸發現円堂的逃避心態,雖然多少覺得不高興,但也幸好他沒有嚴詞拒絕,目前這種程度的抗議反而容易化解。

  虎丸蹲下身,反手握住他的膝後往下拉,円堂驚呼一聲,本能以手肘支撐平衡,變成半躺半坐的姿勢,他右腳擱在虎丸的手臂,左腳被壓在下方,像卡榫般結合但還未完全貼死,円堂感覺虎丸的指尖由小腹一直順滑到後穴,那裡除了剛剛沾染的少許精液外,穴口也似乎早有準備地輕微翕張,根本不需要太強迫,它很快容下了虎丸的手指。

  虎丸帶些玩味地看向円堂,同時円堂撇開眼,他不想承認,然而身體的確在虎丸每隔一段時間就大肆做愛的調教下,變得只要性器得到充分滋養後,後穴便乖巧提供回饋,這點他比虎丸要早清楚,所以才更羞恥的想把自己葬進土裡算了。

  「唔……不要看……」円堂蓋住虎丸的眼睛,他不躲,反倒調皮笑道:「前輩在害羞嗎?」円堂想回他「這是當然的吧」,現下他後邊塞滿三根指頭,依舊不會擁塞,明明已經足夠讓虎丸出入,他沒有像以往急著進行,似乎是想挑戰那裡能撐多開,手指刻意翻攪不停,本來已經夠難耐的時候,還被人目不轉睛地盯著看,比起身體的侵犯,心理受辱的感覺要難受多了,円堂臉色不禁緊繃不少。

  虎丸並不知道円堂的想法,但他敏銳捕捉到他不快的情緒,於是轉為討好的可愛表情道:「抱歉,別生氣嘛……」

  如果真的能生氣該有多好,円堂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體內的手指退了出去,他忍不住皺皺眉間,原先不滿足的觸碰變得更為空虛,後穴軟嫩的微開好像想邀請,円堂緊抿嘴,目光猶疑不定,虎丸親他的臉頰一口,卻絲毫沒有起安撫作用,円堂心跳不受制地加快,穴口已感覺到接近的慾望而顫抖。

  「前輩……」虎丸停頓一下,很是無辜地問:「我……可以進去嗎?」

  「哈?嗚……」円堂張大眼,一臉錯愕。這種問題是希望他能爽朗的回答「沒問題,你進來」嗎?

  虎丸像是不知道他的心理掙扎,又問了一次:「可以嗎?」

  「呃……我……」或許他是能照實回答沒錯,可是等到円堂要張口,才發現簡單的幾個字居然會如此難以啟齒。

  兩人就這樣互看對方,虎丸仍舊是大義凜然的神情,反觀円堂雙頰憋得一陣紅一陣白;實在沒有辦法,円堂壓下紛亂的情緒,生硬的要點頭說什麼,偏偏手機又響了,他不由自主地轉向聲音源頭。這一次,虎丸沒有強迫円堂轉移視線,他拿起了手機,一手移開滑蓋,確認螢幕上的來電名字。

  虎丸遞向円堂面前微笑道:「前輩,想接嗎?」

  「什、什麼?」円堂一時語塞。虎丸瞇起眼,瞬間沒了笑容。

  「你……不行,還給我!」円堂伸出手,但虎丸舉得更高,按下接聽,放到耳邊。





  2010/08/16 修飾本文

題目 : 同人衍生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