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不】Level Fucker(上)

  ※OWL友情提示:(1)閃電GO第五部門捏造(2)一切都只是為了塞不動OO為前提的H文(3)其實OWL我雷鬼不(默)(4)中跟下什麼的請多擔待……


  本文獻給 咖啡 一位半夜雷清早也雷我的損友

  不動不清楚別人是怎麼想,但他恨透這棟隔音失敗沒有品位的混水泥鋼筋建築物,起頭的小喇叭「邦邦邦邦」恢弘穿過整條走廊,數支小提琴、大提琴混著長笛高音溜溜滑進大澡間,與更多不動不知道的管弦樂器在磁磚牆與隔板跌跌撞撞,活像要踏穿不動耳鼓的氣勢,吼叫,再吼叫。

  「我操,哪個白癡出櫃,非得這時候放什麼去他媽的結婚進行曲!」

  不動抽著嘴角怒罵,一手扶著洗澡間的磁磚牆,一手撚著冰冷管狀物對準自己肛門,音樂響起第一個音時,他才塞了半管,差點手滑弄掉這鬼東西。

  「媽的!王八蛋!」

  清晨五點半,太陽還只冒出個禿光頭,要是這時有人踹開洗澡間門板,就會看到他雙腳大開,掰著肛門,一副等人幹的愚蠢姿勢。好不容易全部弄進去,不動覺得眼尾神經已經在抽蓄了。他穿好長褲,碰地打開門,快步走出浴間,上了三樓,用力敲響掛有「廣播室」的門板。

  「什──噗嗚!」房門一開,搞不清狀況的男人立刻捱了不動一拳,男人摀住小腹彎腰,不動趨上前朝他後腦勺踩,男人「吚吚嗚嗚」悶叫,雙手本能擋在攻擊浪口,血花從鼻孔噴炸,還不忘竄逃得東倒西歪。

  等不動出完氣,曲子老早播到好幾個小節,可是一看到那台老式調頻廣播機,一股火莫名奇妙燒到喉嚨,不動揪起男人衣領往機台上撞,兩隻收音麥克風折歪了邊,音樂仍無阻無礙奏得歡欣鼓舞。

  「如果不想等著腦袋開花,限你一秒內關掉它!」

  第五部門東京分支的早晨音樂啪地收了線。

  上午十點,鬼道站在接待大廳中央,硬是等了半個小時,正當他腦袋發漲,很想揍人去火,那個之前接待的服務員終於出現,結結巴巴說不動因為違反群體和諧遭到行為管理委員會送進矯正機關,目前處於取消對外會面的狀態。

  違反群體和諧──什麼文謅謅年代的共產規條,內定的幾個線人偏偏沒辦法對這點越權,鬼道忍住不罵出「去你媽的」這句話,服務員還是敏感接收到他的不爽而縮了縮脖子。

  鬼道抽出大衣內袋的iPhome播了號碼,考慮是不是應該跟不動明王保持距離,否則他的左腦語言管理區和完美社會性儀態絕對會退化到國中二年級。

  他決定先撥給名體育學校的好友兼新任總教練,花了四十六秒說明要求,訊息很快轉交給一軍足球隊的前黑色騎士團種子成員,透過對方上呈第五部門的高層幹部,最後輾轉天庭總算找到那位春夏秋冬永遠戴了斗篷帽的分支領導者。

  一分鐘後,服務員領著鬼道進入單人會面室。

  「去你媽的,解釋一下?」

  鬼道坐在折疊椅,雙手環胸翹著腳,冷紅雙目豪無波瀾地刺向剛走進會面室的不動;不動卻心想,這個男人就算屁股下是塑膠板凳還真能坐的像不列顛尼亞王位。

  「解釋什麼?」不動沒有入座,站著三七步,背靠會面室門板。

  鬼道說:「你明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吧。」

  「所以咧?」

  「所以你就愛選在這種時候關禁閉?」

  「我哪知道不過是推他一下就火氣大到告狀。」

  「原來『推一下』可以讓人鼻梁骨斷裂、胃出血、頭皮縫十二針啊。我該提報對方是脆弱人種的保護條款,還是該鼓勵你朝格鬥擂台發展?」

  不動聳聳肩膀道:「如果那裡有隔音單人房的話。」

  「你很享受嘛?」

  「至少不用每天起床輪流聽一首孟德爾頌。」

  「孟德爾……起床音樂?」鬼道頓了頓,像是臨時整裡一則異想天開的草案。他要笑不笑地說:「看來我應該雇用這個天才好好照顧你的生活起居。」

  「那你最好每次都能搬救兵來替我開房門。」不動「哼哼」地調笑,他靠近鬼道,推開桌子,腳尖踢了踢鬼道翹高的小腿。

  鬼道挑起眉,看向不動老是不正經的笑容,默不作聲地放平雙腳;不動迅即跨坐鬼道大腿上,兩隻手臂擺到鬼道肩膀伸直。

  「監視器?」不動像撒嬌貓咪般蹭向鬼道耳邊小聲問:不多久,他感覺到自己腿旁有規律的觸摸,鬼道寫了一個「Y」字,示意「沒問題」。

  「門外?」

  回應一樣是「Y」;看守員是自己人。

  「窗戶?」

  鬼道在不動腰後寫下「N」,這個表示不是沒有佈線,就是敵人。不動悄悄瞥一眼會面室南邊幾乎整個牆寬的特殊監看窗,內側看起來是一面普通鏡子,但由外頭看進來,卻能清楚查看會面室的情況。

  是因為今早的事情吧,不動下巴擱在鬼道肩膀心中推測,儘管上頭通融不動的會面權,仍是小心謹慎地撤換了一部分人員;往常鬼道不清楚道對方底細時,不太會冒然行動,但明天是潛入第五部門電子資料庫的最好時機,鬼道不可能就此撤步,用上各種辦法也會取消他的禁閉,所以不動才有膽子心安理得鬧事。

  「哇──靠!」不動推開鬼道,摸向右側的脖子,剛剛被咬了一口地方還殘留溫度和濕氣。不動瞪著鬼道,有些火大說:「不會自己來啊!」

  「我想也是。」

  鬼道環緊不動的腰,將他整個人抬起,丟到桌面。「嗚!」不動背部受到撞擊發疼,下半身還懸在桌邊。鬼道壓住不動右肩,另一手掠過格紋外套,手指順著紋路直到下擺,翻開外套開口,不動裡面穿的是V領灰黑橫條棉衫,鬼道像拉擺大提琴的琴弓,迂迴慢行,力道恰好,五指服貼手工縫線,看似散漫卻不放過每一吋地方。

  不動半瞇雙眼,看著慘白色天花板,思量結束這次合作,除了預定款項之外,還可以敲詐多少;撫摸不動的掌心正徘徊胸口與腋下之間,挑著肋骨慢慢滑向下方,太過輕柔,惹得不動發笑,肚子因此咯咯起伏,禁不住躲開身體。「很癢耶!」不動笑著說,鬼道倒漫不客氣扣住他脖子,警告性的掐了掐,意思是「有意見就自己把藏的東西拿出來」。

  不動「嘖」了聲,揮開鬼道的手,他手肘支撐上半身,不耐煩地解開皮帶,拉下褲鍊,露出黑色三角褲頭;然後,不動非常滿意地看到鬼道傻愣住的表情。

  「你這傢伙真是有夠沒品。」鬼道難以置信地說。

  「彼此彼此。」

題目 : 同人衍生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No title

怎麼會呢我最愛你了lol這篇神作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