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円】天才策動者的領域

  訴求女性客群的戀愛電影總是浪漫過頭,女主角不外乎是個平凡人偶遇多金多才的男主角,不一定帥但一定要有品味,為了他可以在女主角變身當頭適時對她品頭論足一番再東修西改,光明正大將自己喜好標準套進女人身上,直到出場時間他可以意氣風發炫耀「嘿,看看,這可是我親手打造出來的尤物喔」羨煞死一群跑龍套,有時候改造女人就是這麼回事,說穿了是身為男人的惡趣味,所以他們才肯願意陪女朋友去電影院看愛情片;女人看浪漫,男人享受另一個醉翁意境。

  老實說鬼道不是這樣的人,可是現在他有這樣的感覺,他左手邊寬六呎高約一層樓的衣櫃正敞開著,女僕提著西裝一件一件放置貴妃椅上排開,絕大多數不是灰就是黑,當然也有些深紫色或者岩藍色的西裝,那些通常是贈禮,雖然身為足球員的鬼道熱於打破許多舊習,他還是比較喜歡傳統剪裁的款式。
  「其實……也、也不用這麼大費周章……啦,而且音無他們還在等我們……」円堂手捏領帶尾巴,傻愣愣站在試衣間中心,深色領帶和襯衫還沾有汙漬,他看上去卻似乎忘了這回事,恐怕剛才打翻酒杯都沒讓他如此錯愕。

  「反正都要換,不如全換一套吧。看看你這個……」鬼道輕輕皺了皺眉,拉開円堂那條無論品質或造型都著實讓人「嗚喔」的領帶。「我說啊,居然還是拉鍊式?」鬼道提高音量,捻著什麼垃圾地將領帶丟到矮桌上。

  「我不會打那種複雜的領結嘛。」円堂像隻幼犬般歪歪頭,鬼道不知道他是有意無意,每當這時候他根本沒辦法扳起臉說教。

  「算了……過來吧,在開幕會開始之前至少讓你看起來像個人。」基於禮貌他接著問:「你有喜歡的樣式嗎?」

  「唉,我……」円堂搖搖頭,這個反應早在鬼道預料當中,他拿起一套西裝問:「這件怎麼樣?」然後又接過女僕手上另一套。「這件呢?顏色好像比較適合你。」

  「呃……」円堂瞪大眼左瞧右瞧。「不都是黑西裝嗎?」

  「不,看清楚點,它是碳灰色。」

  「我覺得都差不多……」

  「那就這個色系吧。」

  「鬼道你也太厲害了吧。」鬼道忙著吩咐女僕動作的時候,円堂忍不住認真想像鬼道之所以平日總戴著護目鏡的理由是為了保持絕佳視覺。

  女僕們手腳俐落的拎來好幾件西裝,鬼道往左邊的部份畫個圈。「留這些。試試吧,円堂。」

  鬼道的手機響起鈴聲了,他拿出手機確認號碼,那不是陌生的數字;鬼道不慌不忙挑了幾件滿意的衣料往円堂懷裡塞,逕自到房間一角通話了,其他女僕像群訓練有素的鴿子碎步離開試衣間,円堂只好想辦法獨自料理接下來的部份。

  開幕會是在東京尼瓦飯店,鄰近迪士尼渡假村和台場,從鬼道產業大廈看過去可以望見其閃爍的輝煌燈光,說是夜晚中綻放的仙女棒不違和,還沒有進去會場円堂已經可以想像那是個什麼場面,比如自由餐點和昂貴紅酒瓶、西裝、晚禮服,社交辭令跟少不了的喝酒,喝酒,喝酒。

  「真是,為什麼一定要搞得這麼複雜啊。」円堂對自己的無力抱怨一邊退下襯衫,他撿了件西裝,剛拆除防塵套的布料參有極薄塑料味,不過其中更令人在意的是那股清淡地男用香水,雖然並不是第一次聞到,但混雜了好幾種不同植物香氣,円堂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它,他的腦袋瓜只能搜索到「鬼道」這個名詞,它是鬼道身上的味道。

  「唔……怎麼有種難為情的感覺啊。」円堂搔搔頭髮,換上潔白如雪的襯衫。

  鬼道這邊已經結束手機通訊,本來因為接聽電話而沉穩的臉色轉為明朗,反倒円堂還在應付他的鈕扣;鬼道先是饒有興致地觀察一會,最後看在円堂扣錯第二次鈕釦之下才信步向他走去。

  「鬼道,我承認我輸了。」円堂發現鬼道接近後立刻舉起雙手道,他一副是「接下來交給你了夥伴」的表情,鬼道一下子就被逗笑了。

  「可別以為每次都會有人幫你啊。」鬼道對他招招手,習以為常的円堂彷彿寵物似趨上前道:「別這麼說嘛,鬼道。夥伴不是在這種時候互相幫助嗎?」

  「那是在球場上。」

  「嗯?」

  「在這裡應該是伴侶吧。」鬼道替他重新弄好那些釦子,迅速整理歪七扭八的領口,然後在臉頰邊偷一個吻,円堂慢了半拍,如粗枝的腦筋才明瞭鬼道話中意圖,臉蛋陡然發燙,反射性推開離他太近的鬼道。

  「別突然做這種事情啦!」円堂摸了摸殘留著鬼道溫度的臉,甚是想找個地方鑽進去。

  「這種事情?唉,你能保持十幾歲的氣勢是很好……」鬼道帶笑地說:「不過偶爾也該像個二十歲的大人了吧。」

  「什麼啊,我不像嗎?」

  「至少別那麼容易臉紅。」

  「我哪、哪有臉紅!」

  「在我做出更過分的事情之前,生氣的樣子要做得更兇狠一點啊,守……」他單手托住円堂下巴,如同賞識某種藝術品般瞇起眼。


  音無站在開幕會大廳,應付其他球隊經理的話題,心裡盤算鬼道也差不多該出現了。

  一直以來鬼道是音無心目中最尊敬的哥哥,他總是能給她一些不錯的意見,天生是富家千金的夏未也頗為認同這點,這不只是因為鬼道是足球好手或者企業管理的手腕,鬼道也懂得怎麼樣替一個人完美包裝成商品,就像音無身上這件水藍色貼身小洋裝,就像出現在她眼前的円堂,音無很快發現那是哥哥的傑作,除了昂貴PAUL SMITH襯衫是鬼道喜歡的英國品牌外,最主要是円堂從不了解怎麼替領帶製造一個半溫莎結。音無忽然想到了什麼,對身側獻殷勤的男人稍微頷首,離開那群詢問她身世的吵雜團體,迎向円堂和鬼道面前。

  円堂先發現了她,說:「抱歉,音無,有點遲到……」

  「唉,早就知道會這樣了,円堂前輩──瞳子教練等你們很久了,她說要你盡快跟她聯絡,我猜是要討論比賽的安排吧,畢竟豪炎寺前輩前兩個禮拜才臨時加入,隊伍還有許多部份要做些調動。」春奈看著鬼道悄悄揚起笑容。「我記得豪炎寺前輩應該有打手機給你們才對啊?」

  「豪炎寺?」円堂瞥了一眼鬼道,眼神中不知為何的有些緊張。「對了,我們這次的教練不是響木教練嗎?」

  這時音無才正視円堂,露出傷腦筋的可愛模樣。「響木教練說他跟這種場合犯沖不想出席。」

  音無的尾音稍停,鬼道拉了拉円堂的手臂道:「好了,我們走吧。」

  「可是──」

  「啊,等一下。」

  音無跟上兩人的腳步,先是轉正円堂,眨著一雙圓眼觀察許久,之後小小地嘆口氣。

  「怎麼,音無……咦,我應該沒扣錯吧,出門前鬼道也幫我檢查過了,應該不會出這種錯才是。」

  「不是啦,只是……」音無一邊笑一邊搖頭。「円堂前輩就算了,哥哥也真是的,是故意的嗎?」

  「到底怎麼啦,鬼道?」

  円堂無辜的視線在音無和鬼道之間來回。

  「我不知道。」他聳聳肩膀。

  音無搶著道:「円堂前輩,你那個……」她筆劃著自己的脖子,不知道該怎麼向円堂解釋那個痕跡,又見鬼道明顯是想裝傻到底的樣子,她只好苦苦一笑。「我想,還是把領子拉高一點比較好喔。」

  「為什麼?」円堂雖然一頭霧水還是照著音無的指示提起領口。

  「唔,因為……」

  「裡面冷氣比較強。」鬼道說。

  「原來是這樣啊。」円堂拍拍音無的肩膀。「放心好了,音無,我不會這麼容易感冒啦。」

  「哎,円堂前輩你這樣會一輩子都被哥哥耍著玩的喔……」

  「唔?」

  「不,沒什麼。」音無啼笑皆非地回拍円堂。「畢竟是隊長,所以每個隊員的心情都得顧慮到,也真是辛苦呢。」

  她滿是認真打量円堂,果然連鞋襪這種小地方也被鬼道全數換掉了,全身上下都是鬼道慣用的白檀系香水,就算不注意極為曖昧的紅痕,也明擺著在宣告別人「我円堂守是鬼道有人的所有物」不是嗎?音無想到這又禁不住噗嗤笑出來。

  「別光盯著別人笑啊,很詭異耶!」円堂苦著臉道。

  「抱歉抱歉,不過我現在還滿想看看豪炎寺前輩會是什麼表情。」

  明明完全被納入了領域中卻沒有絲毫感覺,該說是罪人呢,還是天然人類,音無認為這世界上大概不會有比円堂這個人更加遲鈍的生物存在了吧。





  END





OWL:
  在動畫中円堂第一次拜訪鬼道家時,見那精美豪華房間(居然還有液晶電視啊T_T)我就想寫寫看財團鬼道了XD沒辦法我對有錢人沒有抵抗力(踹)。





  2010.07.10 修飾本文,訂正稱謂
  2010.08.17 修飾本文
  2011.03.04 修飾本文,修正亂碼

題目 : 同人衍生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